1111商搜網 1111上班族小確幸
  • 找公司
  • 找商品
寵物嘉年華
推薦廠商
熱門連結
乾燥劑
台灣行旅遊網與Hot...
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聯絡人:柯美米
電話:
傳真:
網址:http://www2.nsysu.edu.tw/sociology/




公司簡介
◎ 南方的社會學
  有個名叫「南方」的幽靈在台灣的社會/學界中徘徊。向來,社會學系所集中於大台北地區,只有零星的少數系所是位於新竹、台中、嘉義、宜蘭等地。不平均的空間分佈導致了失衡的研究觀點,台北都會被當成台灣社會的縮影,彷彿台灣其他地區是不存在的。因此,台灣的消費主義被簡化成台北101的購物行,台北捷運是新浮現的都會經驗,台北同玩節等同於台灣的同志運動,兩岸三通只是台北與上海之間的家務事。更甚者,由上而下的官方觀點、主流媒體的看法往往造成了一種刻版印象,中南部是過年回娘家的地方,東部是渡假的後花園。如果說南部人只是純樸天真的、傳統落後的,那麼南方的太陽底下,的確是沒有新鮮的事發生,更沒有值得研究者關注的議題。換言之,其他的地方社會經驗常常是被忽略的。
南方社會學是一場早就該發生的革命。我們的目的不只是要扭轉學界既有的重北輕南現象,更重要地,我們也要徹底質問現有的知識生產實踐,重新建構一套社會學知識與社會的關連。

南方社會學高舉三面「南方」的大旗。

我們立足於地理的南方。空間上的親近性容許在地的參與觀察,以便更精準地掌握南方社會的基層脈動,更有意義地呈現以往被忽略的地方社會經驗。

我們關切社會的南方,亦即是在階級、族群、性別等各種社會支配關係上處於弱勢的那一邊。社會學重視這一群沒有聲音的群體之聲音,並不只是基於人道主義的關懷;更準確地說,我們認為支配即是意味著反抗,各種弱勢群體的集結與動員不外乎是下一波社會鉅變的預告。

我們放眼全球的南方。要深入理解台灣地理的南方與社會的南方,就不得不從這個事實出發,台灣是全世界分工體系的南方,靠著勤奮工作的人民,不斷地力爭上游。從中華帝國的邊疆、日本帝國主義的南進前哨站、戰後的國際加工基地,以及更晚近的區域經濟整合,台灣社會的風貌持續地受到外來力量的形塑。因此,只有立基於這種脈絡性的體悟,我們才能更清楚地定位台灣經驗的意義。

◎ 南方的社會學研究取向
  更進一步來說,南方社會學提出下列的研究取向:

一、連接在地的與全球的取向
在南台灣鄉下,到處可以看到越南裔女性移民所開的河粉店,很多柑仔店也轉型為專門販售東南亞生活用品的雜貨店,遠從泰國、菲律賓、印尼等地來的移工成為最重要的顧客。在三、四○年前,有志力爭上游的年輕人紛紛離開家鄉,來到繁華的台北都會;在現在,為前途打拚的年輕人都去了西貢、檳城、東莞、蘇州等地,在陌生的異地當起台幹。無論我們的主觀態度是抗拒或接納,懷念或是哀嘆,遺世獨立而步調緩慢的鄉間社會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全方位與世界接軌的鄉村,毫不設防地承受國際力量的衝擊。

南方社會學相信,台灣是亞洲的台灣,更是世界的台灣。全球化也許是個新穎而流行的詞彙,但是對於廣大的台灣人民而言,絕非嶄新的現象。菁英階級透過其經濟資本與文化資本,試圖在此時代變局中鞏固他們既有的權勢;但是一般人民並不是置身事外,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也需要不斷地與全球化趨勢週旋。無論是關於居住、工作、婚姻等決定,他們所做的每一項抉擇都構築出我們所身處的當代社會之圖像。儘管全球化往往被認為是侵蝕了區域的限界,消弭了地方特色,但是有意義的社會經驗仍是產生於具體的時空脈絡之下。因此,更深入地探討在地生活,並不意味著閉門造車,反而是一種開創性的途徑,試圖掌握這種在地的與全球的之間必然的辯證。


二、批判的取向
從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到2005年的高捷外勞抗暴,活力旺盛的南台灣孕育出各式各樣的社會運動,引領著台灣社會改革的步伐。大高雄地區擁有規模龐大的工會組織,一向是台灣工運的骨幹部份子。由於水資源的議題,高高屏南等地環保團體相互聲援與串連,共同構築出所謂的南台灣綠色革命。在嘉義新港、高雄橋頭、屏東林邊等南部的小村落,社區運動的花朵處處綻放。南台灣並不因為遠離政經權力的核心而感到自卑。相反地,正是因為有距離,反思才成為可能的,批判也才釋放出巨大的能量。南方社會不忸怩地學習統治階級的姿態,也不期待由上而下的施捨,他們寧可相信自己的雙手,腳踏實地爭取應有的權利。

現實存在的並不一定是合理的,而合理的是有可能被實現的。南方社會學呼應南台灣的反叛精神,因此,第一步工作就是質疑既有的現狀。社會學家Peter Berger指出,社會學所帶來的第一項啟發,即是社會並不是原本看起來的那樣。南方社會學將進一步地主張,「社會原本看起來的那樣」往往掩飾了許多沒有查覺的壓迫。其次,南方社會學也將探討那一種社會制度的安排更可欲的,以及達到那種願景的具體途徑。過往的軌跡解釋了眼前的現狀,而當下種種的力量之抗衡將決定了未來的藍圖,南方社會學將致力使自身成為一股現實的力量,積極參與接下來的發展。


三、培養知識研究技藝的取向
就如同其他知識生產領域一樣,當前台灣社會學也面臨了績效管理主義的強大壓力。隨著各種系所評鑑、研究計劃申請、升等審查等規則日益制度化,研究人員感到更大的壓力,被迫要順從體制內的遊戲規則。從一方面來看,對於研究人員的要求是有其合理性,因為這樣才可以促成更多以及更精緻的知識生產,無論是針對專業學群,亦或是社會公眾。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績效至上的評判標準也壓縮知識探索的自由空間。為了符合既有的評分項目,許多學界同仁被迫只研究可以在塞在期刊論文篇幅之內的議題,越來越多的作品是「輕薄短小」,可以被切割、分批販售於不同的刊物。對於社會學的教學而言,重點也開始轉向教授某些可以普遍運用的研究方法,並且期待研究生可以自行套用到各種研究議題。

南方社會學反對社會學知識朝向大量生產的發展趨勢,而且主張採取研究技藝的古典模式。社會學的大量生產導致了C. Wright Mills所批評的「方法論崇拜」之現象,彷彿要學會了某一種分析資料的方法,任何社會學問題都可以獲得解答。相對於此,南方社會學主張重點於培養知識技藝,而不只是訓練運用研究方法的能力。只有學會了全神貫注地處理某個研究對象,並且知道如何與既有的知識系統進行對話,從而提出有意義的見解,社會學的知識技藝才能徹底完備。


四、跨入鄰近亞洲社會研究的取向
在這幾年來,社會學本土化研究的議題已經比較少討論了。原因並不是在於這項主張已經喪失了吸引力,相反地,在於大部分從業人員都將本土化視為理所當然的共識了。當初本土化訴求主要反對兩種現象,首先,由於西方學者無法進入未改革開放前的中國,於是只好將台灣視為華人/中國社會研究的替代品;其次,西方的理論概念被硬生生地套用在台灣現象,使得在地社會的差異性無法被呈現。隨著台灣主體性意識的提升,本土化運動所要對抗的「替代品觀」已經消失了。晚近以來,越來越多的社會學者開始將東南亞、中國等區域納入研究領域,這是反應了學術社群的自信與進取,如果我們有能力處理台灣社會,那麼我們當然可以跨出去研究其他社會。

然而,為了導正西方理論無法妥善處理台灣社會的缺失,本土化的訴求反而帶了一種非意圖的後果:若干在地的現象被視為具有獨特性的,無法由外來的概念來解釋,因此只能本土經驗出發,由下而上地建構出一套特有的理論架構。這種獨特性的假定是矯枉過正的結果,也斷送了跨國比較的可能性。事實上,很多被認為是正港台灣的產物也是存在於其他地區,例如中小企業、地方派系、關係主義等。更甚者,也由於台灣社會學界越來越重視國內的中文作品,更嚴苛的論文審查程序驅使研究者需要花更多的心神與既有的文獻以及國內審查者對話,如此一來,也更難跳脫出小規模學術社群的幽室恐懼症。針對這種後果,南方社會學主張,我們應該積極跨入國際社會學的場域,與鄰近亞洲國家學術交流,將本土社會的研究成果與更廣大的學術社群分享。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更周延地來審視台灣社會的各種現象,避免了普遍性/差異性的兩難抉擇。

◎ 南方的社會學呼喚
  做為濁水溪以南的第一個國立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我們勇敢的承擔為北方的他者,反射出台灣社會的不同面貌,我們期盼有志一同想要跨出特定疆界的學者、研究生,共同為台灣的/亞洲的社會學界注入新的力量。

未來,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將每年招生十二名,考試科目將突破傳統的考科,而以邏輯、分析與創見能力為主(兩個考科:社會分析、社會研究),以便容納吸收各個領域背景的學生進入社會學領域。

我們相信,「思與學」需同時並進,中山社會所的碩士課程,將以獨立研究者的養成為最終目標,也因此課程設計,除了必修社會學理論與研究方法外,修課學分將減至最低,透過緊密的師生互動,於正式授課與非正式場合裡習得研究技藝,在指導老師引領下,從研究議題的設定、理論的思辯、文獻的探討、研究方法的學習,到最終成為獨立的研究者。

走自己的路,不要管別人怎麼說!

營業性質
產業類別:
其他
無其他商品資料!